贫僧吴邪有何贵干.?

【乔一帆中心?】无题

上林苑的饮水机:

时间线很久以后。


非常治(zhi)愈(yu)请不要大意地戳入吧!




我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老郭还给我这个随笔做了填词!!http://yue190074.lofter.com/post/4497f1_28b29bc




——————————————————




又到了新赛季即将开始的时候,提前归队的你整理着柜子里的旧材料。这种明明可以交给技术指导做的事情,却在由身为队长的你亲力亲为。


材料很老了,偶尔余光掠过几行字,还能看到几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名。哦,是那些已经退役了的前辈们。


 


“一如既往。”


“为了冠军,我要赢。”


“PKPKPKPKPKPK!”


有什么声音在喧闹的翻页声中忽隐忽现,但你停下来想要捕捉什么时,却发现周围归为沉寂。


 


还有些名字,你花了一秒钟才想起来,这是一些曾经在联盟里拼搏过却最终被淘汰出历史舞台,沉沦在时间里的战队的名字。


“这支战队虽然弱点很明显,前几轮的发挥并不好,但这次毕竟是客场作战,绝不能掉以轻心……”


“我们这回依然要关注对方治疗,但是意图必须隐藏起来,这是你们最擅长做的了我不多说……”


“对方现在正是放手一搏的时候,而我们……”


在会议室的大屏幕边,曾经有过一个身影说着什么。


 


恍惚间,有什么东西从纸页间滑落。你捡起来,发现是一张照片,照片上几个披着红色战袍的年轻男女围坐在桌边,笑得灿烂。


 


短发的美女在画面的前景,意识到了有人拍照,正回头对着相机的方向浅笑盈盈,脸上微微的红晕模糊了她一贯的锐气。


唐柔在前年离开了这个她浴血奋战的舞台,你曾经问她还能再打为什么要退役,她说,啊,我累了,该是去找点新的挑战了。


或许她就是这样吧,对于她,不会有什么“再玩十年也不腻”,而是烟花般瞬间点亮整个天空再归为沉寂的绚烂。


她离开的时候,寒烟柔站在荣耀的顶端,睥睨天下。


 


短发女孩的旁边是两个身影,一高一矮,勾肩搭背。个子矮的那个似乎已经醉了过去,正由高个子的长发青年扶着。


罗辑前年因为要去做一个重要的研究项目不得不暂时离队了,这之后你和他依然保持着联系,他也会尽可能地挤出时间帮战队做一些分析计算。但是你们都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虽然谁都没有提起过这个话题。


当然有的时候你在技术部熬到深夜也会想,如果他还在,多好。


只是想要看清回忆里那个拎着箱子从大门离开的身影时,你却记不起任何一个细节了。谁想得到这个首批队员里和你最为年纪相仿的召唤师,会是你们这一辈里第一个离开的呢?


 


包子在用散人又祸害了联盟好几年后终究也逃不过和每一个职业选手相同的命运。而君莫笑的账号卡也随着他的离开和荣耀等级上限的提升永远封存在了战队。上个赛季末的新闻发布会后,你问他退役之后要干什么,他说,先去看看我小弟最近干什么呢吧,小弟比我走的早可不行啊,我把他绑回来继续给你卖命!


看着这两个人影,相片外的你嘴角微扬,你一个大公无私的好队长,怎么就成卖命了呢。


 


自顾自喝着酒的孤僻身影被包子挡住了一半,脸在阴影下,也是模糊的。


莫凡是上个冬季转会期离开的。他那个赛季状态明显下滑,但是你看到他炽热的眼神,还是忍不住把比赛名额排给这个老队友。


那个星期六,主场作战的团队赛因为他的一个大失误而痛失好局,晚上他突然满身酒气地闯进你的宿舍,说了好多好多话,比你和他认识以来听他说过的话加起来还要多。


最后他说,我要退役。


太累的你跟他说明天再谈。结果第二天早上却是听一个小队员说他半夜走了,一直没见回来。


你望着窗外的雪花,想到了许多年前他来到网吧时的那个夜晚。


只是这一次,毁人不倦的账号卡永远留在了战队。


你回想起他喝醉的那个晚上,恍惚发现他的声音比以前好听了很多,再也没有从前那么沙哑了。


 


三个男人,三个没下限的身影。


那个时候叶修前辈和老魏前辈还刚刚退役,和旁边的方锐不顾职业选手身份地大杯喝着酒。


当然结果显而易见,就是其中的那个虚胖脸的人已经倒在桌子上了。


兴欣副队长方锐在他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狠狠地把记者挨个调戏了一番,走得一点都不沉重。后来听说跑去了N市,居然还混了个公务员。


你看着那个男人的剪影,耳边全是你当上队长的第一年,他笑嘻嘻地喊你“小队长”时戏谑的语调。


不过也只有这样一年了……第二年,他也离开了啊。


 


再旁边的长发美女正朝着镜头举起酒杯。饭店里略显昏暗的灯光照在她脸上,更显得她漂亮的脸蛋有一种迷醉的美。


苏沐橙在她退役后的一年里几乎完全失去了消息,留下你接替了她的队长服忙得焦头烂额。


直到一年后的有一天,老板娘接到一个电话,陌生的号码,却是熟悉的声音。


她在电话里说,我要结婚了哦,婚礼你们来不来?


她说,你问新郎是谁?这还用说啊?


老板娘按开了免提,整个休息室的人都能听到她甜甜的,幸福的声音。


婚礼那天,她一袭白衣,美得让你形容不出来,只能用力把那个画面在记忆里刻得深一点,再深一点。


 


目光最后落在的那个地方,坐了两个年轻人,正低声交流着什么。


你轻笑。你知道那里面有一个是你,还有你上赛季退役的室友,他叫安文逸。


 


安文逸的离开没有队里其他人那么无厘头。作为队里冷静的治疗角色,他提前一年就算准了自己状态的下滑情况,为自己物色好了接班人,带进队里锻炼。而他,则在一年后平平淡淡地走进了荣耀的历史里,好像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这更自然的事情了。


他以一个前辈的身份为战队培养未来,自己却越来越多地站在比赛席外。你知道他做得对,但是这让你并不舒服,或许你也受了队里面那些不靠谱的家伙们的影响了吧。


适应着身旁一个个队友的变化,直到最后回头,那个一直和你站在一起,有些笨拙地相互扶持着的牧师,也换成了别人。


照片上的那人眼睛微微眯起,并不像其他人那样肆无忌怛地大笑,而是依旧保持着他那平静和礼貌的微笑。


这个微笑你看了多少年了?


你们和往年一样在夏休期坐同一班飞机回B市,在首都机场外挥别。挥别后方才失神:待到九月新赛季再开的时候,这个人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回来了。


“我也该走了,你要加油。”温和的笑容模糊在镜片下,声音却被你的耳朵记住,一直回响到现在。


 


于是照片外只剩下你,抚摸着照片里的你灿烂的笑容。


你看到照片里你的手上有一枚银色的戒指。哦,那是第十赛季的冠军戒指,那次晚宴后你就没再往手上戴过,而是把它穿了个链挂在了脖子上。


第十赛季,真是过去好久了啊,久到他们都成了过去,久到只有你站在照片外眺望着这过去的一瞬间。


 


身后传来门打开的声音。你回过头去看,门外站着你们战队的老板娘,手里拎着个巨大的挎包,青春不再……霸气犹存。


“是小乔啊!我说怎么有人这么早来战队。”


“我就提前过来找点东西再整理一下,老板娘到的也挺早啊。”


“哎呀我这不也是想来提前整理整理吗……咦你这是看什么呢?”


“以前的照片,刚才偶然发现的。”


“咦……这照片真是挺早的了。我赶紧镶个框挂墙上!”


“为什么感觉说得这么随便呢……不过这照片上怎么没您啊老板娘……?”


“你说为什么啊!照片我照的好不好!”


“哦,怪不得照歪了……”



=END=

评论

热度(194)

  1. 贫僧吴邪有何贵干.?第一刺客乔一帆 转载了此文字